当前位置: > 会议信息 > 红人经济在成都_信息

红人经济在成都_信息

2019-08-13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南京铸造协会

导语:8月3日在成都开幕的2019超级红人节上,聚集了60多个垂直领域的数百位红人大V和MCN机构。因此也有段子称,一个网红“红不红”看两点,一是有没有卖过电动牙刷,二是这几天来没来成都。

若问谁是全国网红之都,成都肯定要在其中。

8月3日在成都开幕的2019超级红人节上,聚集了60多个垂直领域的数百位红人大V和MCN机构。因此也有段子称,一个网红“红不红”看两点,一是有没有卖过电动牙刷,二是这几天来没来成都。

“成都是一个典型的网红城市,是一个很多创作者都愿意来的城市。”在接受新浪科技专访时,洋葱视频CEO聂阳德表示,据其所知,今年在成都落地、开设分公司子公司,以及新创立的MCN机构、工会组织,应该有超过200家。

此外,在此次超级红人节上,成都政府方面表示,未来成都将继续加大美食、音乐、时尚等领域的资源投入,与新浪携手打造微博红人孵化基地。

其实,成都只是一个生活气息浓烈、慢节奏的二线城市与内容创作者之间产生微妙联系的代表。在中国,还有很多这样的城市,正在成为短视频生产者和企业扎根的沃土,而从这些现象背后,我们或许能看到短视频MCN产业的发展趋势。

城市正在成为越来越多的内容获取源头

“包容度高、年轻化是成都特色的一部分,而美食多、旅游资源丰富也是成都的天然优势。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微博用户运营总经理陈福云认为这是“成都优势”。

据其介绍,成都已有近10万的微博认证用户,这个数据“非常不错”,目前成都正在大力发展以互联网产业为代表的新经济政策,此次微博超级红人节落地成都就受到了成都政府的大力欢迎和支持。

“成都有着优良的营商环境,悠久的城市文化底蕴,也是人才的聚集地。这些因素的叠加,对创业者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。”从产业层面,聂阳德认为这是成都的优势。

“同时国内的头部机构也纷纷将总部设立在成都,产业效益越来越高,也说明成都适宜新经济企业的发展。”聂阳德说。

在2019超级红人节上,歪果仁研究协会会长高佑思也透露,去年8月,歪果仁研究协会启动“歪·城市计划”,其首站城市就选择了成都。在他看来,成都是一座极具幸福感的城市,帅哥美女聚集地,十分宜居。“成都是中国最好玩、最有活力的城市,外国人到中国第一站一定要选择成都。”高佑思表示。

成都方面透露,目前,正加快建设世界文创名城、旅游名城、赛事名城,高标准打造国际美食之都、音乐之都、会展之都,塑造“三城三都”城市品牌。未来,成都将继续加大美食、音乐、时尚等领域的资源投入,与新浪携手打造微博红人孵化基地,并邀请各大V和机构加强合作。

政策氛围好,也是成都成为红人聚集城市的重要因素。据聂阳德介绍,成都有一整套新经济的扶持政策,根据机构或者企业不同的层级,相应的有一些优惠政策和发展帮助,“再过两三月,洋葱视频应该会评级到准独角兽企业。”

其实,不止成都,杭州、西安、重庆、厦门、长沙等越来越多的二线城市在聚集者众多短视频等内容生产者。越来越多的二线城市,正在成为优质短视频内容的获取源头。

根据《2019中国MCN行业发展白皮书》,MCN机构在一线城市数量最多,在二线发达城市正在崛起。

3.jpg

以成都为例,据聂阳德透露,今年在成都落地、开设分公司子公司,以及新创立的MCN机构、工会组织,应该有超过200家。

“从洋葱的员工裂变出去的机构,大小应该都有二三十家。洋葱应该算是成都在文创、短视频领域的新经济企业的一个黄埔军校,衍生出去了非常多优秀的创业公司和短视频机构。”

据悉,这些本地的MCN机构之间会有联动和互动,也不乏市场化的竞争和挖角。

聂阳德认为,这是一个很正常的一个市场行为,就是因为它形成了产业聚集,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企业,在成都开设公司。

“我们会发现在红人领域,或者说在短视频领域,孵化出非常多头部IP的地方是很多二线城市,像成都这样比较有生活气息的城市。另外还有一点的话,我觉得也是有聚集效应。” 聂阳德表示。

专业的红人孵化体系进驻网红城市

在短视频领域,2016年开始,短视频红人呈现出强大的吸流能力。2017年到2018年间,随着MCN机构崛起,帮助内容创作者走向体系化、标准化、规模化,以及完成商业化变现,产生了很多现象级红人和IP。

办公室小野被称为美食界的泥石流、也是“2017年第一网红”。2017年1月,办公室小野发布了第一条视频。2017年2月,她的第四条视频——饮水机煮火锅发布后,一夜之间成为爆款,在互联网上获得病毒式传播。

4.jpg

彼时,23岁,毕业半年的办公室小野在极短的时间里走红、成为现象级IP。此后,洋葱视频也相继孵化出了代古卡K、七舅脑爷等千万级别粉丝数的现象级红人。

如今,进入2019年,在愈渐成熟的市场环境下,还能快速孵化一个现象级红人吗?

“我觉得在目前环境下,一个月达到千万粉丝越来越难了。”

聂阳德告诉新浪科技,首先从行业来看,对于任何一个平台来说,移动用户的增量是放缓的,新增用户的红利没有以前那么好了。 其次,竞争多了,当流量一定的情况下,生产内容的机构和个人更多了,想在一个月做到1000万粉丝的这种概率就会降低。“但不是没有可能,难度确实比以前要大。”

另外,随着大量的草根用户、机构及达人进入到这个赛道,一个现象级账号的诞生,对于背后团队的考验是越来越专业化,靠运气的可能性越来越小。

聂阳德认为,对于专业机构来讲的话,现在除了需要对趋势的判断很精准,也要有很强的内容创作能力,同时有很强的账号运营能力,甚至还要不错的商业的投放能力、一定的资金等,更专业化。

这种情况下,短视频行业开始出现头部的平台方、政府等资源联合MCN机构,开始在城市打造红人孵化基地。其实,在微博之前,爱奇艺也在成都打造了全国首个区域内容孵化基地,助力本地自媒体孵化出更多具有地域特色的短视频内容。

据陈福云透露,微博发展红人经济的诉求与成都的城市规划有契合之处。此外,成都有非常多的网络红人,还有微博深度合作的MCN机构。他表示,未来微博在成都建立的红人孵化基地,将发掘和扶持更多有影响力的新红人、新机构,形成地域性的产业集群,助力成都新经济多元化布局,为新经济发展注入更多活力。

在各方资源助力下,城市正在为红人经济带来新的活力。

“红人经济”步入快车道

网红孵化基地的诞生,也标志着红人经济逐渐走上发展的快车道。

网红是个宽泛的概念,在十几年前就已存在,但人们真正意识到红人经济的红利,或许要从2014年左右微博图文时代段子手的活跃说起。回忆专用小马甲、同道大叔等都是当时网友们耳熟能详、占据热搜头条的大V、红人。

有流量的地方就一定有商业价值,当时,这些红人和他们背后的红人经纪公司,掌握着行业绝大多数的渠道大号,是广告主、广告公司绕不过去的一环。那时候,红人经济就开始发光发热。

如今,娱乐内容的传递方式更迭、红人们来来往往,短视频早就代替图文,各路玩家群雄逐鹿。但行业发展这么多年,最直观的变现模式还是广告和电商带货。

2018年MCN机构迅速成长,成为大多数网络红人们的幕后推手。他们整合零散、独立的红人,帮其打造和运营内容、完成商业化变现,以及探索更长远的发展道路。

不过,据《2019中国MCN行业发展研究白皮书》分析,当下MCN也面临着如营收增长率放缓、行业发展规则性弱、竞争激烈等挑战。该白皮书认为,同时,行业也会诞生出一批可以真正领导整个产业的龙头组织,最终MCN机构的运作效率、价值链的打造等将成为这个产业竞争的核心。

实际上,由头部平台、政府部门牵头和扶持的网红孵化基地的出现,一定程度上整合了行业资源,促进MCN机构之间的联动发展,带动产业良性发展。

在谈到今年以来短视频行业规则的变化时,聂阳德就提到,一大变化是行业对于内容价值观、取向比以前有了很大的进步。不管是平台还是创作者,对于价值观导向会越来越注意。大家对于短视频的影响力有了更深刻的认知,认识到短视频是一个非常大的流量载体。

不过,虽然行业发展相比之前的野蛮发展,有了更多规范化的东西,但还是在一个相对初级的阶段。比如说MCN机构之间还没有形成系统的行业联盟,不同机构间的人才抢夺、红人契约精神、机构对红人长远发展的重视等仍需要规范。但是相比以前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。

未来,随着头部平台、地方部门牵头的网红孵化基地的出现和发展,这些问题或许都会得到解决和优化。

上一篇:共享单车下半场:抱团涨价救不了摩拜们_信息
下一篇:故宫文具将上线 商业版图还能扩多大_信息

友情链接